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十(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21:53

张作霖见小葫芦籽不愿留下,也不勉强,命人封了二百大洋,赏给小葫芦籽。小葫芦籽推辞不受,说,我看病从来不收钱。张作霖明显有些不相信,那你靠啥养家糊口?小葫芦籽说,家有薄田几亩,度日倒是不愁。张作霖说,你救了我儿媳妇的命,我咋也得谢你,说吧,你要啥,只要我有,二话不说,你尽管拿去。小葫芦籽说,那我就冒昧求大帅办个事吧。张作霖说,你说,啥事?小葫芦籽说,大帅上任时那告示我看了,说是要剿匪,可现在匪患并未消除,老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我斗胆向大帅陈情,出兵剿匪,救万民于倒悬。张作霖看了看小葫芦籽,说,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乡下郎中,倒有恤民之心,你说的情况我已知道,最近就要动兵出剿,好,你既是说了,也算是我答应了你吧。小葫芦籽跪倒在地,给张作霖磕了一个头,我替那些让土匪祸害的老百姓谢谢大帅了!

小葫芦籽走了,领他来的那个吴姓农妇却被于凤至留下了。于凤至说,这个大嫂是我的福星,说不定我们前世有缘呢。

张作霖听说那农妇家是营口高坎镇的,便问,高坎有个叫常则春的你认不认识?农妇说,常则春就是我们板儿的爷爷,我老公爹。张作霖一听喜不自禁,哎呀,这可真是太巧了,他老人家现在可好?农妇脸上掠过一片阴云,年前,公爹去世了。张作霖一惊,你说啥,过世了,咋死的?农妇说,三个月前,我们板儿他爹让土匪绑去了,捎信来,要五千大洋。公爹把房子和地都卖了,凑足五千大洋,可钱送去了,只换回板儿他爹一个尸身。土匪说,是他自己半夜逃跑,掉下山涧摔死的。公爹一见家产没了,儿子也死了,一口气没上来,也过去了。张作霖问,杀你丈夫的是哪个绺子的土匪?农妇说,我也不知道,听人说,他们不是土匪,是你手下的兵,晚上脱去军衣,蒙上脸,就四下里抢人抢东西。张作霖脸一沉,你说的可是真的?农妇说,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人们都这么说。张作霖说,这事我会查清楚的,要真是我的兵干的,我给你公爹和你丈夫报仇。农妇拉着孩子跪下,说,要真是这样,板儿他爹和爷爷也能闭上眼睛了。

张作霖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你公爹让你来的吗?农妇点点头,公爹临死前,他跟我说,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你带着板儿去省城找张作霖,提我,他一定会帮你们的。张作霖听了,叹了口气,早就想去看他老人家,唉,没想到……你公爹可是个好人,要不是他,我这条命就没了。

当年,四处流浪的张作霖在高坎镇被一个叫于六的人收留,于六听说张作霖会医马,便出钱给他开了一个兽医桩子。于六的小老婆叫二兰子,为人不很正经,狐眉狐眼地总想勾引张作霖。有一次,张作霖去营口买药,前脚走,二兰子后脚就追上来,小亲亲地叫着,要跟张作霖天涯海角过快活日子去。张作霖吓得慌了神,说,老掌柜待我恩重如山,我不能干对不起他的事。说完,撒丫子就跑,任凭二兰子在后边连哭带叫,头也不回。二兰子万没想到,敞开火热的怀抱却搂进个冰凉的石头磙子,气得坐在大野地里,把张作霖祖宗八代挨着个地骂了一遍。

张作霖买药回来,刚脱了鞋上炕,忽听正房里二兰子没好声地喊着,快来人啊!张作霖以为来了强盗,鞋都没来得及穿,拎了把粪叉便冲进正房。二兰子一见张作霖,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亮着白光光的胸脯便往外跑,边跑边哭喊,你个杀千刀的张小个子,我不能活啦,不能活啦!

二兰子光着身子这么一闹腾,张作霖就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于六从外边回来,气得七窍生烟,抡起大棒子便把张作霖打得死去活来。最后又把张作霖扒了衣服,捆在拴马桩子上,说,我看你小子可怜,才收留了你,给你个营生干,没想到你是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来人,把他给我挂甲!

挂甲是当地土匪常用的刑罚,就是在隆冬季节,把人绑在大树或木杆上,脱光衣服,用冷水往身上浇,浇一遍冻一层,直到把人身冻成一个冰壳。因类似冻秋梨的做法,所以,挂甲也被当地人称为冻秋梨。

就在张作霖已经彻底绝望时,常则春出面救了他。常则春是高坎镇上的体面人物,他说话了,于六不敢不给面子,只是趁机敲了常则春五十两银子,说是老婆的贞操损失费。

常则春把张作霖接回家里,找大夫给他治了伤。张作霖觉得没脸在高坎待下去了,挣扎着要走。常则春苦留不住,便让下人牵了一头毛驴给张作霖,说,你伤成这样,行走不便,就骑这毛驴走吧。以后不需要它了,卖了当本钱,做点小生意吧。

张作霖现在还记得,当他骑着驴慢慢地离开高坎镇时,天下雪了。常则春站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冲他摆着手,走吧,快走吧,离这儿远远的。

张作霖问农妇,你公公早就知道我在省城吗?

农妇说,是,我们那一左一右的人都知道,二兰子一家也知道,听了这个信,于六一家人就搬走了。有人劝我公爹,说你当年救过张大帅的命,他现在大发了,你去找他,还不是要钱有钱,要官有官。可我公爹不来,说,我当初救他,也不是为了以后能借他什么光。

张作霖说,害你一家的土匪要真是我的兵,那我张作霖当年真该叫于六活活冻死。好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农妇说,婆婆早就过世了,家里就剩我和板儿了。

张作霖说,你先在这里住几天,明天我叫人给你盖一处房子,你领着孩子就在城里过吧。只要有我张作霖在,我不会让你们再受一点委屈。

农妇说,如果大帅真可怜我们娘俩,就让我们留在大少奶奶身边吧,我愿意伺候大少奶奶一辈子。

张作霖说,你公爹是我的大恩人,哪能让你干下人的活儿。

农妇说,大少奶奶看得起我,我哪儿也不去,就跟着大少奶奶。

张作霖想了想,说,好吧,就依你,这孩子叫板儿是吧,以后,就叫板儿跟少爷们一起上学,学好本领,长大了给爷爷争气。

从这天起,农妇就留在了于凤至身边,张家老老少少都称她为吴妈。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于凤至带着吴妈从国外匆匆赶回,吴妈就此留在了张学良身边,直到1946年,张学良被押送台湾,吴妈留在大陆,从此音讯全无。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