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九(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20:26

老萨满天上地下游走了一圈,忽而高声暴喝,忽而佯死待活。于凤至蒙在被里,吓得出了一身汗。待老萨满走后,于凤至竟感觉神清气爽,病似乎好了一半。张学良喜得满院子乱喊,好了,好了,凤至好了!张作霖与王氏闻听跑来,见于凤至果然已坐了起来,脸色也好看多了。张作霖连连说,神了,神了,真是神了!王氏不无得意地说,人家过去那可是给王爷看病的,没点儿五把操,敢在王府里混吗?

第二天早上,张作霖正吩咐彭贤给老萨满送笔钱去,张学良垂头丧气地走进来,说,爸,你去看看吧,凤至又不行了,好像更重了。

张作霖忙来到于凤至房里,见于凤至果然病况加重,连脸都有些浮肿了。张作霖心里一沉,老话讲,男怕穿靴,女怕戴帽,这脸要浮肿可不是好事。张作霖一急,喊了起来,昨晚不是好好的了吗?这咋睡了一觉,反倒重了呢。张学良说,她哪是好了,是让那老疯子给吓的,出了一身汗,缓过乏,感觉舒服些,其实根本没好。

彭贤跟过来,问,那钱还送不送了?张作霖几乎跳了起来,把人给我治成这样,还给他钱?我不给他家里轰两炮就算他捡着了!

张学良再把司督阁找来,司督阁一见于凤至,大吃一惊,怎么才一天,病情就恶化到这种程度呢?张学良不敢告诉他请萨满的事,小闾媖哭着说,爷爷请来个老头,拿个破鼓,系一身铃铛,又是跳又是唱的,把我妈吓成这样了。司督阁明白了,摇摇头,叹口气,走了。

张作霖默默地看了于凤至一会儿,离开房间,对彭贤说,派人去郑家屯报个信吧。

此时,于凤至的母亲已去世,表哥闻讯后,带着于凤至的侄子和侄女匆匆赶来。几年前,于凤至的侄女来过张家,那时还是个嫩柳般的小丫头,恍恍几年不见,竟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卢寿萱见了于家姑娘,心一动,急忙找到张作霖,说,有个事跟你商量商量,咱在中安堡时,对门有个老刘家你还记得吧?张作霖想了想,说,我记得,那家老小子偷牛,让人家活活打死了。咋了,你咋想起他家来了?卢寿萱说,过去有个说法,家里媳妇病重,再娶个媳妇进来,用喜冲一冲就能好。老刘家媳妇有病,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后娶的黄花闺女一进门,那媳妇的病还真就好了呢。张作霖说,你是说给小六子再娶个媳妇,冲一冲?可眼巴前的上哪儿找啊?卢寿萱说,凤至那侄女你见了吧,模样长得挺俊,年龄也相当。我问过了,还没许亲,我看就让小六子把她娶进来,用喜气给凤至冲一冲。真要有救了,两个媳妇都是于家人,相处也容易。就是救不了,有自己的亲侄女照顾孩子,凤至走得也净心不是?张作霖听了一拍大腿,没想到你蔫萝卜似的,还能想出这好主意,好,这招儿好,你把小六子找来,我跟他说。

没想到,张学良不等张作霖讲完就火了,急赤白脸地,爸,凤至还没咽气呢!咱这么做,不等于催她的命吗?我不同意!张作霖说,现在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也许冲一冲就好了呢。张学良说,爸,能不能不想这邪门歪道的东西?如果这种法子能灵,我妈现在还应该活得好好的,不至于那么年轻就扔下我们走了!

张作霖听见这话,冲过来就要打张学良。卢寿萱忙挡在张学良面前,说,那边人都快捯气了,你们爷俩还在这里叽格浪叽格浪的。再说了,凤至家有人在这儿,让人家听见多不好。好了,这事就当我没说。张作霖仍怒气难消,指着张学良骂,你说这个兔崽子,好赖不懂,这不都是为你好吗!张学良说,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你们咋不想想,凤至这个样子,我哪有心思当新郎,娶媳妇?我不是说悬话,你这边小喇叭一响,凤至那边马上就得咽气!卢寿萱说,哪个让你吹喇叭了?这也就是走个过场,不用操办的。张学良说,那也不行,反正,只要凤至还有一口气,我就不能去结什么鸟婚。要是你们为了孩子,想给孩子们找一个对他们好的后妈,那也得等凤至真走了,早一天都不行!

张学良跟讲武堂请了假,专心陪着于凤至。

于凤至神志还清醒,她知道自己的大限快到了,不想让张学良陪着自己难过,便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打发自己最后的时光。

于凤至说,你猜,生下闾琪后,我想去干什么?

张学良说,不用猜,准是上学。以前于凤至跟张学良说过,想找机会去外边读书。

于凤至说,有过这个想法,后来又变了,我想在北市场开个买卖。

噢,卖什么呢?该不是装甲车、山野炮吧?张学良在凑趣。

于凤至说,你说得倒也靠谱,我呢,想开个军品庄,衣服啦,鞋啦,皮货啦、粮食啦,凡是军队用的我都卖。

张学良眯起眼睛,一脸坏笑,我说句话你可别生气,听吴俊升说,你爹外号叫算盘精,真的吗?

于凤至说,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从来没人当我面叫过。哎,你没头没脑地问这个干什么?

张学良说,有啥爹就有啥闺女,你这算盘打得也够精的了。你开军品庄,爸手下的军需处长全到你那里买东西,现在咱东北的军队也有十多万了,人要吃,马要喂,这可是个天大的买卖啊,而且只会赚不会赔,你这生意做得可是比你爹精明得多啊。

于凤至说,反正总是要买东西,为啥咱自己不把这生意拿过来呢?算了,没影的事,不说了。哎,我听说现在北市场可是挺热闹了。

张学良说,那是,饭店开了几十个,还有剧场、摔跤场、照相馆、妓院……

于凤至说,你倒是门儿清,哎,我听说北市场最近建了个澡堂子,几十人上百人在一块儿洗澡,有这事吗?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