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七(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8:17

张学良进讲武堂第三天就认识了韩淑秀。张学良一生结识的女人中,只有三个人称他为小家伙,一个是表嫂,一个是宋美龄,再一个就是韩淑秀。

韩淑秀是郭松龄的夫人,燕京大学毕业生,时年二十八岁。她人长得不能说是漂亮,但是肤色很白,留着短发,人显得很干练。韩淑秀的父母都是读书人,家中只这一个独女。周岁抓周时,父母在她面前摆了一个银锭、一件绣品、一个铜纽扣和一些纸笔书籍。母亲把那支狼毫笔往她身边推了推,来,宝贝儿,拿这个,长大了书写才华,誉满三江。父亲则把一本《论语》递到她的手边,说,闺女,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来,拿这个。没想到,她对父母推荐的书、笔视而不见,反倒伸手就把那颗铜纽扣抓在手里。父母一见,哭的心都有了。这个铜纽扣是俄国士兵军服上的物件,下人捡来玩的,为了凑数才拿到她面前。这可不是个好兆,难不成女儿长大后要舞刀弄枪,当兵打仗?既成了事实,父母也只好自己宽慰自己,孩子手小,也只能抓小东西,算不得数的。

韩淑秀从小聪明伶俐,勤敏好学,不满十岁,已能做得一手好文章。稍大些,父亲把最近几年乡试中的试题拿给她做。完成后,竟让父亲老泪纵横,唏嘘不止,这要是个儿子,少不得金殿高中,光宗耀祖,惜哉,惜哉啊!

十九岁那年,韩淑秀做了一件轰动全城的事,让老父老母又想起了那个不祥的铜纽扣。

那一年,郭松龄从四川回到老家奉天,参加了反清起义的密谋。因被人告密,郭松龄被捕入狱,判了个斩立决。在押往刑场时,韩淑秀当街拦刑车,向总督赵尔巽申诉,郭松龄是自己的未婚夫,此番回奉是与自己完婚,所谓参与反清,纯粹是遭人诬陷。赵尔巽本不想与革命党结怨,所以,虽然对韩淑秀的话半信半疑,但还是放了郭松龄。

其实,当时韩淑秀只不过与郭松龄在张榕家见过几面,彼此略有好感而已。而且,郭松龄大她七岁,阅历丰富,人又长得老成,在她心中,原是把郭松龄当尊长待的。

郭松龄死里逃生后,对韩淑秀感激不尽。两人因这一特殊的缘分,假戏真做,第二年就结为了夫妻。

郭松龄家在农村,结婚后,就入赘在韩淑秀家。韩家在水簸箕胡同,一个独门独院,院里有三间青瓦房和两间西下屋。张学良到郭松龄家时,韩淑秀的父母已经去世。家中只有郭松龄、韩淑秀和一个女儿。郭松龄的这个女儿名叫邱毓芳,并非亲生,是张作霖手下团长邱宗浚的二女儿。韩淑秀结婚后,曾为郭松龄生了一个女孩,三岁时不幸夭亡,之后再没生育。郭松龄见韩淑秀总是思念那个早夭的孩子,便把老同学邱宗浚的女儿过继过来。邱毓芳后来嫁给了新疆军阀盛世才,因此可以说,郭松龄也是盛世才的老丈人。

张学良听说郭松龄有一个干女儿,在女子中学读书,进得门来,看见韩淑秀,误以为就是邱毓芳,说,郭教官,没想到您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年岁跟我差不多吧,我是该叫姐姐还是该叫妹妹?

韩淑秀听了一阵大笑,伸手在张学良的鼻子上轻刮一下,小家伙,你什么眼神啊,我是你师母,韩淑秀。

张学良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偷偷看了一眼郭松龄,发现郭松龄只是嘿嘿地笑着,并没有生气,便说,这可不怪我,要怪就怪师母长得太年轻了。

韩淑秀梳着一个当时最流行的短发,系了一条白色的发带,下身一条西式背带裤,上衣是一件白色长袖小衫,衣裤都剪裁得很合身,看着真像是洋学堂里的花季女学生。

韩淑秀拉住张学良的手,说,走,进屋。

屋里陈设极其简单,只一个镶着石板桌面的木桌和几把椅子。正面墙上,挂着郭松龄的一幅照片。照片上的郭松龄身着戎装,一脸英气,看着比现在年轻许多。

郭松龄说,这是我在四川当营长时照的。

张学良说,郭教官,你一定打过许多仗吧?

郭松龄说,汉卿,在家里就不要喊教官了,你就叫我郭大哥,叫淑秀大嫂就行了。

张学良调皮地一笑,师母能同意吗?

韩淑秀没回答,却反问道,你会跳舞吗?

张学良一愣,木然地点点头。

韩淑秀咯咯地笑起来,早就听说你张大公子吃喝嫖赌玩,样样精通……

郭松龄打断韩淑秀的话,说什么呢!

韩淑秀说,小家伙,你别介意,我这人一高兴,就口无遮拦,出口忽如行云流水,忽如飞瀑落涧。其实呢,会玩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哪个像他,一天到晚尽守着沙盘地图,睡觉都恨不得搂着望远镜睡。

张学良被逗得笑起来。

韩淑秀说,真的,你别笑,就拿跳舞来说吧,我教他足足教了三个月,堪说是尽职尽责,用心良苦,诲人不倦。可他就是不堪造就,一迈腿就像拔正步似的。气得我说,咱别放舞曲了,把你那值星排长喊过来,让他喊一二三四吧。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