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五(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5:29

这个教官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面上棱角分明,两道剑眉又黑又重,一身军装熨烫得板板正正,风纪扣也系得严严实实、一丝不苟,看上去满身的凛然正气。

教官在讲台正中站定,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刷写了三个大字:郭松龄。写完,猛一回身,看也不看,拿起黑板擦便向一个正在与同桌交头接耳的学员打去,一指黑板,说,站起来,念!那个学员挨了一板擦,吓得脸色都变了,嗑嗑巴巴地说,我……我不认字。教官严厉的目光在教室里睃巡一圈,问,谁认识?满屋的学员无人应答。张学良倒是认识这三个字,他猜应该就是这教官的名字。

教官不再问,又在黑板上写:字茂宸,外号郭鬼子。有的学员刚想笑,见教官猛地转过身,吓得赶紧低头捂嘴。

教官指着黑板说:本人郭松龄,字茂宸,外号郭鬼子。这外号是在北京讲武堂得来的,缘由是本人任教六亲不认,心狠手辣。我的门槛就相当于鬼门关,我就是那把门的恶鬼,牛头马面,青面獠牙!我教过的学生,一百个只有二十个能毕业,那八十个都让我折磨得半死。有一个富家子弟,被我赶出学校后,在学校后边小山的岩壁上,用白灰写了一行大字:郭鬼子,我操你八辈祖宗。所以,我提醒大家,感觉受不了我折磨的,趁早退出,免得日后难看!

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静,郭松龄看了看,说,好小子们,有种,我喜欢这样的!现在,听我命令,全体起立!

教室里一阵乱响,张学良随学员们站起来。

郭松龄说:第一课,十公里武装越野,马上去库房领枪领装备。给你们交个实底,我跟大家一起跑,随我一起回到学校的,优秀,在我后边百步之内的,算及格,如果谁被我落下一里之外,你就不用进校门了,直接滚回家去吧!

学员们在操场上列好队,郭松龄正欲发出命令。张作相急急地走来,看着张学良说:有没有身体不适的,可以留下。张学良明白张作相的意思,这可是十公里武装越野,要扛着枪、背着行囊,不经过训练是很难跑下来的,你小子平日里吃喝嫖赌的,能行吗?张学良满面不屑的表情,用眼神告诉张作相,你就别操那份闲心了,这要是在保定军校,有人照顾我吗?我正要看看,我是不是真比别人差点什么。

郭松龄一声令下,队伍小跑着出了操场。郭松龄跑在队列旁边,像学员们一样,也扛着步枪,背着行囊。时而前行,时而倒跑,还不时地喊着口令。张学良看了看队伍的前进方向,应该是奔东山嘴子去的。他记得东山嘴子有一棵百年老梨树,从城边到那棵梨树,一来一回正好是十公里,他骑马跑过几回。

这些初级军官虽然都是行伍出身,身体也算得上健壮,但这种长距离武装奔袭训练却没人经历过,再加上平时窑窝里来赌窝里去,抽鸦片扎吗啡,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出发不久,就有人跟不上了,队伍稀稀拉拉的像一串刚拉出来的羊屎,呼出来的气也好像有了羊屎味。等跑到那棵老梨树下时,跟在郭松龄身边的已不过二十人。

张学良虽然也没跑过武装越野,但他从十五岁起便去基督教青年会打网球,四五年中,从未间断,每天都要打几个小时,练得腿脚灵便,奔跑如风,体力也比那些军汉们强。所以一路上,不远不近地始终跟着郭松龄。

郭松龄早就注意上张学良,他认定这个小白脸子一准是哪个高官家的子侄。据他所知,讲武堂里有不少这类衙内式的人物,凭着老爸老婶的关系,混进来镀金。他之所以第一堂课就搞一次武装越野,就是想给这些浪荡子来一个当头棒喝,想到我这儿混文凭,瞎了你的狗眼,用不了三天,我就叫你哭爹喊娘。

郭松龄睥睨着张学良,他听见这小白脸气越喘越粗,脚步也越来越沉重。他冷笑一声,在心里说,小少爷,滋味不好受吧?你以为这是在你的家里啊,一帮丫鬟老妈子守着,流点清鼻涕都引起满院子恐慌。哼,我看你还能挺多久!郭松龄想着,加快了脚步,以急行军的速度跑了一二里地。

果然,身后的气喘声听不到了,沉重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远。郭松龄得意地笑笑,收住脚步,掏出怀表看了看,擦了一把汗,慢慢地转回身,大喊一声,加快速度,跟上!

十几个人离拉歪斜地冲了过来,郭松龄定睛一看,跑在最前边的竟是那个小白脸子!这让郭松龄很觉诧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待张学良跑到他身边时,郭松龄不由得夸了一句,好小子,像我的兵!随手一掌拍在张学良的肩膀上。张学良猝不及防,差点被拍了个跟头。

此时,张学良已到了体力极限,喘得厉害,腿也在发软,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但他硬咬着牙挺着,心里一遍遍地说,你不能倒,不能倒,说什么也不能倒。你就当这儿是保定,没有人认识你,没有人照顾你,你跑不下来就得回家,就得滚蛋,就得留下笑柄,就得让人笑话一辈子!

临近讲武堂了,队伍中已不超过十人。张学良看看前边领跑的郭松龄,发现他仍然是步履矫健,肩不摇,腿不晃,每跑一步,都有一种夯实的感觉。张学良咬咬牙,骂了一声,突然涌出一股狠劲,疯一般向讲武堂的大门跑去。眼见得那个沉重的铁门在自己身边一闪而过,张学良一个前扑摔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跟着郭松龄脚前脚后跑进讲武堂的,包括张学良在内,一共八个人,拉下一百米的,有十几个。当最后三个人拖着枪、哭丧着脸,狼狈不堪地跑进操场时,郭松龄像一堵墙似的站在三个人面前,冷着脸说,你们三个可以回家了。三个人摔倒在地,哭喊着,郭教官,求你了,饶了我们吧,我们下次保证合格。郭松龄冷若冰霜,没有下次了,军令如山,滚!

张作相从一边急急跑来,把郭松龄拉到一旁,说,茂宸,那三个人中有一个是吴俊升的小舅子,他四姨太的弟弟,通融一下,下不为例,好不?郭松龄脸色一沉,高声说,那你只好先把我开除,只要我还是教官,他们三个必须给我滚蛋!

听见这话,张学良心里热潮翻涌,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紧跑几步,来到郭松龄面前,立正挺胸敬了个军礼,报告郭教官,东三省陆军讲武堂一期炮科学员张学良正式向您报到!

郭松龄听了一愣,正式报到?怎么回事?

张作相笑着与郭松龄耳语几句,郭松龄面露惊讶,把张学良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说,好小子,不是孬种!

张学良就此改弦易辙,进了东三省陆军讲武堂,从学恩师郭松龄,迈出了军事生涯的第一步。只是他不知道,此番遇上郭松龄并不是老天的安排,而是于凤至找到张作相,求张作相想法劝阻张学良,说服他就近在东三省陆军讲武堂上学。张作相知道硬劝不行,便想出这么个办法,把张学良安插进郭松龄班里听课,寄希望郭松龄以他的才学和人格魅力留住张学良,至于能不能成,他心里也没底。却没想到,张学良一见郭松龄,竟像前世有缘似的,一个十公里越野,就跟定了郭松龄。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