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五(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5:09

张学良考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一同考入的还有冯庸、汤佐荣、吴泰勋、张学成。报考时,保定军校的招生已经结束,张作霖给老相识、时任陆军部长的段芝贵写了封信。段芝贵下了特招令,给张学良五个人补了考。所谓补考不过就是走个过场,考官把卷子连同答案一块发给了张学良等人。考试结果,张学良第一,张学成第五。气得张学成叨咕好几天,都是照着答案抄的,怎么你就能第一,我就得第五?

张学良要离家赴学,而且一走就是三年。于凤至心里百般不舍,强作笑颜为张学良准备行装,暗地里却哭了好几回。此时,于凤至与张学良已生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第四个孩子也马上就要出生了。两个儿子的名字都是于凤至起的,出自《尔雅·释器》中的一句:“东方之美者,有医巫闾之珣玗琪焉”。医巫闾就是辽西的医巫闾山,张作霖起家的地方,珣、玗、琪都是指美玉。于凤至摘出珣玗琪三个字,给两个儿子分别取名张闾珣、张闾玗。张学良希望第四个孩子也是个儿子,这样,珣、玗、琪就全了。

嫁入张家的四年多时间,于凤至几乎都是在怀胎生子中度过的。1916年生张闾媖,1917年生张闾珣,1918年生张闾玗,此时是1919年,第四个孩子也紧追紧赶地要出生了。

于凤至在帅府的日子过得并不自在,难就难在有一个老公公,却有四个老婆婆,还有跟在老婆婆屁股后边的下人上百个。张作霖公务繁忙,不大过问家里的事,而且把于凤至视为女儿,但凡做事,横也不挑,竖也不拣。四个老婆婆倒也算得上随和,没有刁蛮之人,但心劲不往一处使,就让当儿媳妇的尤其难做。在院子里碰见,跟哪个人多说几句,请安时,在哪个房里多坐一会儿,三七疙瘩话马上就出来了。哟,还是人家近便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于凤至二十周岁时,张学良张罗着给她过了一次生日。按张学良的打算,就在家里过。于凤至没同意,一想到四个老婆婆,就觉得会有麻烦。所以,便与张学良去外边饭店包了一桌酒席,只带了孩子和房里的丫鬟、奶妈。第二天,也不知是谁嘴快说了出去。戴宪玉见了于凤至,说,你办生日倒是吱一声啊,让我们也跟着蹭口饭不是?许澍旸说得更是直接,咋的,过个生日还偷偷摸摸的,是不是老头子给拿的钱啊?

于凤至的身份是大少奶奶,在家族中本是个显赫的地位,但因为有四个婆婆的缘故,她充其量也只算半个主人。那些丫鬟老妈子,各有各的主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本领都在怀里揣着,随时都能拿出来抖搂抖搂。在她们面前,你端架子不行,不端架子也不行。说话稍微不注意,伤着了谁,马上就在主子面前哭天抹泪的,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她这是根本没把太太您放在眼里啊。

于凤至早就知道,大宅院中的日子不好过,关系错综,人杂嘴也杂。所以,说话办事都加着十二分的小心,与所有人说话都尽量和和气气的。四年多,她没跟任何人红过脸,虽说不经意间也得罪过什么人,但总的来说,帅府上下对她评价都不错。对此,张作霖很满意,张学良也满意。

背地里,张学良称于凤至为大姐。这称呼透着亲切,也透着信服。张学良房里有四个丫鬟、三个奶妈。张学良懒得管家里的事,一应事务都是于凤至打理。于凤至对家里的管理有自己的一套办法。凡事讲究个理字,你有理,可以声张,粗声大嗓也不为过;可若是没理,则容不得你胡搅蛮缠。于凤至平时话不多,也少见声色俱厉的时候,很多话都是以商量的口吻说出,但却没有人敢违逆,包括张学良。张怀英有一次开玩笑说,哥,我怎么发现你有点怕我嫂子啊。张学良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不是怕,你嫂子行事都在理上,你挑不出人家的毛病,再拿不是当理说,就是不明事理了。

有人说,张学良与于凤至是先结婚后恋爱。这话也对也不对,老话讲,穿衣见父母,脱衣见丈夫。女人能脱了衣服见这个陌生的男人,那准是已认定了终生厮守。所以,那个年代的女人常说的一句话便是,我身子给了你,就是你的人了,这一辈子为你生,为你死,棒打不回,刀砍不散。既有了这份痴情,那爱自然就是忘我的,全身心的,有着能融雪化石的热烈,也有着能摇天撼地的感动。试想,当女人如一个精灵般的小兽扑进男人的怀中,咬着男人的耳朵说,你把我吃了吧,男人会生出什么样的感受?张学良与于凤至就是这样,尽管当初张学良一百个不情愿,结婚后对于凤至也多有不贞;但四年多的夫妻生活,已使他们彼此间融合了你我,情感融在了一起,生命也融在了一起。尤其是孩子出生后,一声爸一声妈地叫着,这份情感不由得又加深了几分。

从结婚到现在,张学良与于凤至只分开过一次。母亲生病,于凤至回家探望,回郑家屯住了十天。就那短短的十天,于凤至第一次感受到相思之苦。张学良也才发现,晚上一个人躺在被窝里,那份骤然而来的清冷,原来也不是什么好滋味。

袁金铠告诉于凤至,保定比北京还要远,而且军校也像队伍上一样,是轻易不放假的。一想到三年难见一面,于凤至心里难过得不行。明知道劝止不住,还是忍不住要说:你长这么大从没离开过家,也不会照顾自己,连衣服都不会洗,叫家里怎么能放心啊。张学良说:别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我也不比谁少胳膊少腿,你放心好了。于凤至又说:要不,等孩子出生后再走吧,怎么也得让孩子见爸爸一面啊。张学良说:这是军校,军令如山,报到日不来是要开除的。你放心,我到了保定就给你写信,你也不用惦念,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张学良出发的前三天,东三省讲武堂新任堂长张作相来到了帅府,送给张学良一双日本军用皮鞋。张作相告诉张学良,这是讲武堂的日本顾问从日本带来的,是日本将级军官穿的鞋,真皮的,柔软、暖和,可是结实得很呢。张学良收下鞋,随便问了句:咱们那讲武堂开课了吗?张作相说:今天上午刚举行了开学典礼,你爸去讲了话,还给题了字。明天正式开课——哎,对了,你明天有没有时间?去看看,感受一下,看看军校怎么上课,心里先有个底数总是好的。张学良看了看于凤至,于凤至说:该准备的咱都准备好了,没啥事就去看看吧。我听袁金铠说,保定军校也有日本顾问,也许有相同之处呢。张学良觉得去看看也好,便对张作相说:行,我明天一早就到,你给安排个班,不要说我是谁,我跟着听一天课。

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的前身是东三省讲武堂,1906年由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创办。辛亥革命爆发那年,讲武堂停办。张作霖出任东三省巡阅使后,为了提高奉军的战斗力,解决军官素质不高的问题,在东三省讲武堂原址恢复建校,改称东三省陆军讲武堂,任命巡阅使府总参谋长张作相兼任堂长,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熙恰为首任教育长。

张作相给张学良弄了套崭新的学员装,这是张学良有生以来第一次穿军装。于凤至围着张学良前后看了看,这儿抻抻,那儿拽拽,对几个丫鬟说,还别说,咱小爷穿上这身军服,真是威风凛凛呢。丫鬟们也说,那是,那是,咱小爷将门之子,娘胎里就长成了穿铠戴甲的骨架,这身衣服穿在别人身上,也就是个丘八样,可咱小爷一穿,立马就让人想起那句古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于凤至喜诗词,丫鬟们听得多了,也能鹦鹉学舌地整两句。张学良站在镜子前看看,也觉得挺满意,说,这要是将军服,感觉又不一样了。等我三年学成,五年之内,我一定弄身将军服。

讲武堂的学员都是奉系部队中的下级军官,没有人认识张学良。张作相领张学良进教室时,只说,这是新来的学员,姓赵。张学良的同桌是吴俊升部队中的一个排长,来自黑龙江一面坡,嗓门大得吓人。张作相刚一出门,他就冲张学良喊起来:哎,你小子不是唱戏的吧?瞅这小脸蛋,粉嘟嘟的,你可别挨我太近,当心我把你当娘儿们啃了。满屋的学员都笑起来,张学良刚想发作,却听有人炸雷般地喊了一声“立正”,随之,一个教官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