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四(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3:11

此时,母亲已经过世,家只剩下一处老宅。久不住人,院里一片狼藉,门窗都已破烂不堪。许澍旸找人修好门窗,试着点起火,炕还好烧,锅碗瓢盆也都有。许澍旸简单地收拾收拾,便在老宅住下了。

张作霖听说许澍旸一个人走了,心里咯噔一下,妈拉巴子的,该不会又来一个私奔的吧!张作霖喊来祁老号,让他马上去新民许澍旸家老宅,看她是不是真去了那里。

许澍旸被退学真是张作霖的作用。本来许澍旸出去上学,他心里就很不情愿,是被许澍旸缠磨得没了办法,才勉强同意的。戴宪玉出事以后,他痛定思痛,突然想到,许澍旸这么成天在外边也不是好事,谁敢担保她不会碰上像温都那样的坏人?一想到温都,张作霖就不再犹豫,马上去找校长,让他随便编个什么理由,立刻让许澍旸退学。

祁老号从新民回来,告诉张作霖,许夫人是在老宅,她说了,她这辈子也不想再回大帅府。还说,如果大帅把她逼急了,她也像戴夫人一样出家当尼姑,还说把法号都想好了,叫一了百了。

一句话把张作霖气得火冒三丈,拍桌踢凳地骂了一阵,对祁老号说,带几个人,把她给我绑回来!祁老号出了房,正在张三李四地喊人,张作霖又把他喊回来了,说,别去了,你去把卢夫人叫来。

近些日子,张作霖时常想起发妻赵春桂,梦里也梦见了几次,若不是最近事多,他真想去驿马坊赵春桂的坟墓去看看,跟她说说心里的烦恼。戴宪玉死后,张作霖心里始终拧着一个劲儿。都说男人离不开女人,可女人多了也不是啥好事。若不是接连娶了卢寿萱、戴宪玉、许澍旸,赵春桂也不会伤心成病,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了人世;若不是娶了王雅君,戴宪玉也不会弄出与人私奔的事,许澍旸也不会缠着磨着非要出去上学。比来比去,张作霖觉得还是卢寿萱好,你疼我也好,不疼我也罢,从来都是既不说咸也不说淡。尤其是戴宪玉出事后,卢寿萱尽心尽力地维护,更让张作霖感动,对卢寿萱也愈加信任。有好多话,对王雅君都不能讲,却可以对卢寿萱讲。

卢寿萱已经知道许澍旸出走,也猜出张作霖找自己干什么,所以,不等张作霖发话,便说:这事你让我去没用,还得你去,不是说嘛,解铃还须系铃人。张作霖说:你这话啥意思?卢寿萱说:这事要是不从根上解决,麻烦事还会出,不断地出。张作霖白了卢寿萱一眼,你把话说明白,啥叫根上解决?卢寿萱说:我也不怕你不爱听,戴宪玉就不说了,许澍旸因为什么出走?明着里,像是上不上学的事,其实呢,根子还是在王雅君进府上。

张作霖眼睛又瞪起来了,你说你们这些老娘儿们,事儿咋这么多呢?满世界打听打听去,哪个当官的家里不是三妻四妾,咋到了咱们家就起祸乱呢!

卢寿萱说,这话你别跟我说,你就是再娶八个,我也不稀得管你。关键是别人能不能容忍,你娶了王雅君,气跑了戴宪玉和许澍旸,以后你再娶个什么李雅君,你敢担保不会气走王雅君?

张作霖说,有几个人像她们俩似的啊,撒尿都一股子醋味!我看你就不错嘛,哪个进来你也不生气,处得都像亲姐妹似的。

卢寿萱说:那你是高看了我,我不生气是因为我懒得生气,谁让我摊上个心比裤衩都花花的老爷们儿。

张作霖笑了:你这张嘴也快赶上许澍旸了,行啦,再扯一会儿,没准裤衩子扯破了,又扯出别的乱七八糟来。你有啥话痛快说吧,你要说得有道理,我就听你的。

卢寿萱说:那我就说了,你可不能生气。你也是奔五十的人了,孙女、孙子都有了,再过两年,学铭、学曾也要结婚了,我看,这娶妾的事以后就免了吧。

张作霖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啥?

卢寿萱说:这话我只说一遍,主意还得你自己拿。你要想家里不再生乱,平平和和地过晚年,趁早下决心。

这事张作霖还从来没认真想过,从赵春桂到卢寿萱,再到戴宪玉、许澍旸、王雅君,他都没有费太多的心思。看上了,掂掂口袋,又养得起,那就娶进来,这跟家里生个儿子、添个闺女好像没有太大区别。前些日子,奉天有一家报纸讨论一夫多妻现象,承启处的几个上差也跟着凑热闹,一个个引经据典的,争得面红耳赤。他听了,说:你们几个是不是闲的啊,这事有啥掰扯的?你有钱,你就娶,娶十个八个也不算多;你没钱,娶一个都得跟你受罪,那你就打光棍。这也值得讨论?讨论个屁!现在,听卢寿萱一说,张作霖真就犯了合计。晚上躺在炕上,把自己这半辈子前前后后的事想了一遍,最后用被子把脑袋一蒙,说,不想了,想的脑瓜仁子都他妈的疼。唉,不怪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操,耗子来月经——多大的事啊,不娶就不娶!

第二天,张作霖把家人召集到一起,说,我跟你们宣布一件事,一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事。张作霖顿了顿,扫了众人一眼,提高了声音,像是宣布一个伟大的宣言,从现在起,我不再娶老婆,就是皇上的女儿给我,我也不要了。说着,看了卢寿萱和王雅君一眼,除非你们都他妈拉巴子的死光了!说完,转身就走,扔下满屋子的老老少少,懵懵懂懂,大眼瞪小眼。

许澍旸回了帅府,是卢寿萱去接的,带着张学曾、张怀曈、张怀曦,抱着张学思。四个孩子见了许澍旸,抻胳膊拽腿的,哭着喊着,妈妈回家,妈妈回家。许澍旸的心再也硬不起来,抱着孩子哭成一团。卢寿萱把张作霖的“伟大宣言”对许澍旸说了,许澍旸抹了抹泪水,说,他娶不娶跟我有什么关系,要不是挂念孩子,我说啥也不回那个家!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