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四(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2:55

奉天学校放年假一般是一个月,过完正月十五才开学。过去的一个学期里,许澍旸一天课也没耽误。她很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每天上完课,回到家里还要自习到深夜。孩子有奶妈带着,家里的事也不用她操心,所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期末考试,她门门功课都得了优。那年月,评卷不打分,只评优、良、可、劣,许澍旸这个成绩应该说是满堂红。

除了校长以外,没有人知道她是张作霖的夫人,甚至没有人知道她已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学校名为中学堂,学生的年龄却不受限制,最长的比最小的能大十几岁。许澍旸长得年轻,身材没有多大变化,看着比同班同学大不了多少。每天上学,她只穿一身干净的布衣,鞋也是家里纳的千层底鞋。学校里不开伙,午饭得自己带。许澍旸不敢奢侈,每天只带一盒高粱米饭,和几样小咸菜。实在觉得寡淡了,便让伙房炒一盘豆腐,扔几个海米进去,算是换换口味。许澍旸的同桌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父亲在四平街开丝房,每天午饭都弄得挺夸张,又是鱼又是肉的,一打开食盒,满教室飘香。阔小姐很有怜悯之心,认定许澍旸家里穷,便每天都把鱼啊肉的往许澍旸饭盒里夹。许澍旸没有办法,只好称自己信佛,吃不得荤腥东西。阔小姐显然不信,嘴撇扯得像月牙,你这人啊,吊死鬼搽胭粉——死要面子。啊,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怕欠我的情啊?这算啥啊,几块肉而已,我们家下人饭碗里的肉都比这多呢。许澍旸听了,只淡淡一笑,每天还是捧着自己的饭盒,吃得津津有味。

正月十六,学校开学。许澍旸像上学期一样,早早地来到学校,把教室里的炉子点着。这活计本来由值日生做,但许澍旸却不管是否自己值日,每天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到校,等同学三三两两地走进教室,教室里已是温暖如春了。

预备铃响了,老师已经站在了教室前,许澍旸却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

校长给许澍旸倒了一杯茶,用的是自己的茶杯,茶杯里边糊着厚厚的茶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喝吧,校长把茶杯放到许澍旸面前,我这茶虽赶不上你们府上的茶,但也算得上正宗,刚从家里带来的。校长是浙江人,前天才从家里过年回来。

许澍旸道了声谢,说,校长,您有事就说吧,我还得上课呢。

校长捋了捋胡须,干咳了几声,才把一段干干燥燥的话咳了出来,这个……是这么回事,也不知呢,是谁人走漏了消息,学生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这个嘛……事体就有些麻烦了,你也知道,现在外边不太平,你在这里,学校无法保证你的人身安全。你呢,总不能带着保镖来上学吧。所以呢,我思来想去,也思谋不出一个好办法,只好对夫人劝退了。

许澍旸怀疑自己听错了,看了看老校长,校长混沌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清晰、很坚定,那眼神明白无误地告诉她,这事没有挽回的可能了,希望你谅解。

许澍旸明白了,问,是他让你这么说的吧?

校长拼命地摇着头,没有,没有,真是你的身份暴露了。

许澍旸一声冷笑,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同学们来得都挺早,一个多月不见了,彼此都很亲热,聚在一起,家长里短的,唠个没完。如果真是有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教室里绝不会这么安澜。尤其是同桌那个阔小姐,怕是早就把眼睛瞪得铜铃般大,我的天妈呀,你是张大帅的太太?你该不是闲着没事来跟我们玩微服私访吧?

许澍旸不想再跟校长计较,她心里清楚,这事与他没有关系。自戴宪玉去世后,一连十几天,张作霖的脸上始终阴云密布。初十那天,吴俊升的四姨太约卢寿萱、许澍旸和王雅君去吴府打麻将。正在张罗着要车,张作霖从头进院进来,黑着脸说,老实在家待着吧,一大家子人,老老少少的,都扔给谁啊!卢寿萱说,家里都安顿好了,我们也就打八圈,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了。张作霖说,在家里不能打啊,这么大个宅子,装不下你们了?许澍旸接了一句,看你这话说的,多不讲道理,什么叫装不下我们了?张作霖眼一瞪,我就不讲道也不讲理了,咋的!以后,你们都给我老实在家待着。你也不用去上学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多大个老娘儿们了,学那玩意有啥用,想带到棺材里去啊!

当时,许澍旸以为也就是话赶话说到那里了,虽然挺生气,却没当回事,仍然做着上学的准备,还找张怀英缝了一个新书包,该用的纸本也都准备好了,铅笔削得尖尖的。

从校长室出来,许澍旸直接回了大帅府。书包扔在了教室,她不想面对同学们诧异的目光。路过张作霖办公室时,看见张作霖一个人在屋里,正在打电话。她心里一冲动,真想踢开门进去,问一问,凭什么不让我上学了。想了想,却感觉有泪水直往心口上砰砰地砸,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许澍旸简单收拾了一个包袱,只跟丫鬟说了句,我回家一趟,便一个人离开了大帅府。

许澍旸是家里的独生女,原籍河北,很小的时候便随父母闯了关东,落户在新民。父亲是个铁匠,在新民街里支了个铁匠炉,为四乡的农民打些农具度日。来到东北的第三年,父亲突然染上重病,苦挨了半年便撒手人寰,许澍旸当时只有十岁。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母女俩只好靠给人家洗衣缝衣勉强过活。遇见张作霖前,许澍旸连一件不打补丁的衣服都没穿过。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