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三(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1:05

面对着黑风刘的枪口,张作霖并没有慌乱。这种事,他经得多了。张作霖冲黑风刘笑了笑:找你可真是不容易,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黑风刘满脸阴冷的笑,张大帅不愧是见过阵仗的人物,死到临头了,还笑得出来。

张作霖收起笑容:你也是在道上混的人,既是找我报仇来了,就按老规矩来吧,咱们同时出枪,谁被打死算他妈拉巴子点背!

黑风刘又是一声冷笑,张作霖,你没有机会了,我现在就要你的狗命,为我一百多个弟兄报仇!说完,上前一步,枪对准张作霖的脑门。

小翠吓得大叫一声,黑风刘稍一分神,戴宪玉拿起身边的饺子碗便向黑风刘砸了过去。黑风刘看见饺子碗飞过来,稍稍一躲,对着张作霖便扣动了扳机。

张作霖趁这难得的间隙,一闪身,飞快地抽出枪,几乎与黑风刘同时开火。

一阵乱枪,小翠与黑风刘先后倒在了地上。

祁老号等人听见枪声,飞跑进屋。黑风刘已经断了气,手还紧紧握着枪。

祁老号一脚把黑风刘手中的枪踢飞,看了一眼,说,哎,这不是陈瘸子吗?他从哪里钻出来的?

张作霖瞪了祁老号一眼,你问谁呢?几个大活人连个门都守不住!

祁老号摘下帽子,用手抹了抹脑门儿,妈拉巴子的,吓我一脑门子白毛汗。哎,怪事了,我们几个就在门前,一步没离,他从哪儿进来的呢?

张作霖收起枪,赶紧把他拖走,大过年的,晦气!

祁老号几个人把黑风刘拖到门外,张作霖走到小翠身边,看了看,对戴宪玉说,她没事,只是吓着了。说着,哈下腰抱起小翠,边回身边说,这孩子,倒是不轻。突然,张作霖愣住了,手一松,小翠摔在地上。

戴宪玉斜倚在枕头上,炕席上、被褥上全是血。张作霖一个箭步冲过来,急得声音都变了,咋把你打着了,伤哪儿了?

戴宪玉已不能说话,胸前一个伤口,还在汹涌地冒着血。

张作霖解开衣扣,从内衣上撕下一块布,塞进戴宪玉的衣服里,堵住伤口,说,你挺住,咱马上上医院。

戴宪玉慢慢摇摇头,嘴一动,又有血从口中流出。

小翠苏醒过来,看见戴宪玉伤成这样,哭喊着扑了过来,抱着戴宪玉,说,师父,你不要紧吧?你可别吓唬我啊!

戴宪玉看着张作霖,嘴动了动,好像在说什么。张作霖把耳朵凑近戴宪玉的嘴边,你说啥?戴宪玉把眼光转向小翠,小翠哭着说,师父说,都净心了。

张作霖一时没听明白,啥?啥净心了?

戴宪玉嘴角似有微笑一闪,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小翠扑到戴宪玉的身上,哭喊着,师父,师父,你不能走啊,你醒醒,你快醒醒,你没听见小翠在叫你吗!

张作霖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心竟抖起来。

祁老号跑进来,惊慌地问,戴夫人怎么了?

张作霖突然抽出枪,怒吼一声,你他妈给我滚出去!

祁老号一愣,转身就跑,张作霖追出去,枪里的子弹全打向夜空。

小翠仍抱着戴宪玉哭着说着,却已听不清说些什么。

张作霖走过来,说,给你师父换身衣服,咱们带她回家吧。

小翠更紧地抱着戴宪玉,说,师父不走,师父说了,她要是死了,就把她埋在庙后边。她说,她哪儿也不去,就让小翠陪着她。

张作霖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哽咽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到死也不肯原谅我啊!

戴宪玉被葬在广林寺正殿的后边,没有起坟,也没有立碑,只在墓地上建了一座塔。小翠说,师父生前说过,她要是死了,给她建一个塔,不要花很多钱,木塔就行。张作霖顺从了戴宪玉的愿望,只不过全用的上好木料,塔面雕了许多精美的图案。卢寿萱带着于凤至、张怀英几个人扎了一百零八个纸花,用线穿着,挂在了塔上。

送葬的人群散去后,张作霖本已坐上车,想了想,又下车进了广林寺。

小翠正在塔前烧什么物件,张作霖看那物件眼熟,疾步上前,将火踩灭,拎起来一看,正是当年他送给戴宪玉的那件粉白色兜肚。兜肚已经烧掉一半,残存的字迹也被烟火熏得模模糊糊,仔细辨认还能认得出:你是田间一朵花,我是花下的小蚂蚱……应该还有两句,好像与这句话差不多,是什么,张作霖却想不起来了。

小翠说,师父从家里只带出一些照片和这个兜肚,前些日子,师父感觉不好,把照片都烧了,留下了这个兜肚。叮嘱我,等她死了,把这兜肚在她坟前烧了,让它跟她一起走。

张作霖问,你说她感觉不好是咋回事?

小翠眼中又有了泪,其实,师父早就有病了,肚子这个地方总疼。她不让说,谁也没告诉。就是不出那个事,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一阵风吹来,塔上的纸花窸窸窣窣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看不见的地方窃窃私语。张作霖抬头看了看,幽幽地说:我知道你恨我,可你恨我为啥要作践自己啊!你才多大啊,三十二都不到啊!你说,都净心了,你这样走,我能净心吗,啊?我能净心吗!

张作霖说不下去了,用那块兜肚捂着脸失声痛哭……

小翠从此就留在了广林寺。伊雅格来过几次,后来见小翠一心向佛,了无凡心,只好哀叹一番,凄然离去。

小翠后来收了两个徒弟,其中一个法号大惺,昌图人,现在还活着,已是八十七岁高龄,住在位于沈阳市大南街永德里六号的般若寺里。大惺说,我没亲眼见过我师爷(戴宪玉),只见过照片,那是跟我师父的合影。我师爷大高个,长得很白,很漂亮,张作霖的夫人能差吗?听我师父说,我师爷去世时入殓用的木料叫香柏木,那种木料就是过上一百年,都不会烂。大跃进那年,广林寺被改建成学校,是我为师爷的灵柩动土移棺的,埋到了东山嘴子。当时,棺材埋地下也有三十多年了,一点儿没坏,就碰坏一点儿边角。

大惺居室的柜子上摆放着两个装经文的黑木匣,上边写着广林寺的字样,这应该是戴宪玉留在世间的唯一物件了。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