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三(1)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1)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10:46

卢寿萱从广林寺回来时已是凌晨三点。

张作霖跟许澍旸、王雅君、张学良玩了几圈麻将。兴致正浓时,王雅君劝道,去眯一会儿吧,天一亮就会有人来拜年,吵吵闹闹的怕是再也得不到休息,奔五十的人了,可比不得年轻人。张作霖意犹未尽,说,再玩一圈,最后一圈。

正在这时,卢寿萱回来了,朝张作霖递了个眼色。张作霖马上推开牌,说,不玩了,不玩了。

张作霖把卢寿萱领到议事厅,关上房门,问,她咋样?能回来过年不?卢寿萱临走前,张作霖叮嘱她,最好能说服戴宪玉回家过年,哪怕过完初一就回去,也行。

卢寿萱眼圈一红,说,她病了,病得不轻。

张作霖吃了一惊,年前你不是还去过吗?咋这两天就病了?

卢寿萱说,听小翠说,她前天晚上着了凉,还发了烧。老尼姑给她拔了罐子,也没见好,我带的饺子,她只吃了两个,都吐出来了。

张作霖说,没去医院看看吗?

卢寿萱摇摇头,她不去,说是挺挺就过去了。她这话说得,让我心里一忽悠,她说过去了是啥意思?他爸,你去看看她吧,我总看她不像是好病。

张作霖抬头看看表,对卢寿萱说,你去告诉祁老号,备车,我换件衣服。

进奉天七八年了,张作霖每年都要在大年夜出来走一圈。年轻的时候,他就听有学问的人讲过,看一个地方是否繁荣兴旺,看看他们的年就知道了。大清子民从龙入关之后,奉天(当时叫盛京)这个地方就萧条下来。几百年过去,虽然人丁增加不少,但增加的多是外地人。所以,每到过年,外地人都走了,回乡与家人团聚,奉天城不说是十室九空,至少也是空了一半。张作霖上任后,推行“招民认垦”政策,关内流民成千上万地涌进东三省。但这些人候鸟意识更强,一进腊月,就开始陆陆续续往家奔,满城人走了一半,这年咋个过法?想组织个像样的高跷队都难。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张作霖与王永江推出个新办法,凡把父母接来奉天过年的,由省府报销来回路费。这个方法一经推出,立刻收到了实效。外地人本也不愿意隔山跨海地往家奔,只是不忍把父母扔在家里思儿念女地过年。现在有人给报销路费,正好把父母接来,看看这边的家,体味体味关外的生活。所以,今年奉天的年过得可就有气氛了。

往年这个时候,虽然是大年夜,街上也很少行人,连马车、黄包车都很少见。今年显然不同了,大街上人迹不断,卖冻秋梨的,卖冰糖葫芦的,卖炒花生、油炸花生米的,卖羊肝、羊肚的,随处可见。马路上到处是暗红的鞭炮屑,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仰望夜空,一簇接一簇的烟花,相跟着腾起,五颜六色地一放,天都活泛起来。街两旁的民居,家家门前挂着大红灯笼。临街的窗户上,霜花已经化去大半,看得见里边蒸腾着热气。大门开处,孩子们跑进跑出的:有的拿着冰糖葫芦,细致地舔着;有的捧着冻秋梨,坐在门槛上,吸溜吸溜地吃着。

沿着城墙,每隔五米挂一盏纱灯,红红火火地连接过去,宛如一条璀璨的灯龙。八个城门楼上,靠城里的一面,点缀着彩灯,城外,则用探照灯打在城楼上,亮亮堂堂的,倒是很配夜空中的喧嚣。

张作霖的车从大北门出城,顺着一条南北大街直奔广林寺。比起城里,这一带就显得荒凉许多。低低矮矮的平房,没有路灯。不过,年味倒是不见逊色,家家户户也是灯火通明,院门前,人影幢幢,时不时地,也有烟花爆竹刺溜刺溜地蹿向夜空。

广林寺庙门紧闭,从外边看,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过年的氛围。旁边的三畬堂倒是挂了两个纱灯,门上贴着一副对联、两个福字。

小翠来给张作霖开了门,张作霖让祁老号几个人留在门外,只身进了庙门。

寺里一片漆黑,只有戴宪玉住的房间里点着一支蜡烛,在这阴森森的庭院里,似鬼火一般。

戴宪玉和衣躺在炕上,枕头旁放着一碗饺子。炕旁边的单桌上,放着一对经盒和一盆已缓开的冻秋梨。

小翠走到戴宪玉身边,说,师父,老爷看你来了。

戴宪玉没有抬头,说,印心,扶我起来。

小翠把戴宪玉扶起,坐在炕上。戴宪玉看了看张作霖,说,我这个样子,也不能给你拜年了,就让印心替我磕个头吧。

小翠跪倒在地,给张作霖磕了一个头,说,老爷过年好。

这是张作霖离开白衣寺后头一次见戴宪玉。几个月不见,戴宪玉明显消瘦了许多,脸色也很不好看,全没了往日的光泽。

小翠给张作霖搬来一个凳子,张作霖坐到炕边,说,看你这样子,病得不轻,去医院看看吧。

戴宪玉摇摇头,不要紧的,现在已经好多了。

小翠接了一句,师父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吃了就吐。

张作霖站起身,这样哪行,赶紧的,上医院,车就在外边。

戴宪玉还想说什么,却突然脸色大变,紧张地盯着门口。

张作霖心中诧异,慢慢地转回身。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黑衣人,戴着面罩,手拿一把镜面匣子,枪口正对着自己。

张作霖心里一沉,不动声色地问,你是谁?

黑衣人冷笑一声,慢慢地拉下面罩,张大帅不能这么快就忘了故人吧?

张作霖大吃一惊,这人竟是已失踪快一年的陈瘸子——黑风刘!

杀死包瞎子后,黑风刘逃出奉天,在乡间隐藏下来,每天足不出户,心里却没有一刻忘了奉天、忘了张作霖。他行动不便,便订了一份《盛京时报》,在报上追寻张作霖的消息。就是在报纸上,他知道了戴宪玉出家,也知道了张作霖修建广林寺。他托人在广林寺旁租了一间快倒塌的房子,悄悄地潜藏进来。他知道戴宪玉在张作霖心中的分量,也算到张作霖总有一天会到广林寺来!他装成一个半身瘫痪的病人,雇了个人每天给他送一次饭。其余的时间,他就趴在窗户旁观察广林寺。今晚,他本来没抱什么希望,他认为张作霖断断不会在大年夜到广林寺来,所以,早早就睡下了。一觉醒来,突然听见有汽车声响,趴在窗前一看,正看见张作霖从车上下来,走进广林寺。他的心一阵狂跳,从炕洞里拿出已顶上子弹的枪,从后边翻墙进了广林寺。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