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大帅府2>一(2)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2)

小说:大帅府2 作者:黄世明 更新时间:2013/5/9 16:07:09

帅府的年夜饭每年都是十个菜和一个三鲜一品锅。最初的几年,多是些有钱人家的大路菜,像狮子头、狍子肉烧土豆、姜丝炒鹿肉、兔子肉红烧豆腐、宫保鸡丁、熘三样、金银鸡、红焖羊肉、雪里蕻元宝炖肉、酱闷鲫鱼等。今年,彭贤早早地把年夜饭菜谱定下来,拿给张作霖和几个夫人看。别人没说什么,只有寿夫人欲言又止。张作霖追问一句,寿夫人才说,这事最好问问孩子们,看他们都爱吃什么。彭贤先把菜谱拿给张学良,张学良一见就皱起眉头,每年都这几样菜,翻来调去地吃,就不能换换口味啊!再给其他几个孩子看,也都异口同声地嚷道,换,换个样!张作霖只好找到王氏,说,妈,你见过大场面,你来给定一个菜谱。王氏也不客气,拿起笔就写了十道菜:生菜龙虾、鸳鸯鱼翅、龙须菜扒鲍鱼、云片银耳、葱烧海参、虎肉烧冬笋、扒熊掌、猴头鸡块、蜜汁火腿、醋沙鲤鱼,外加四干果、四鲜果、四凉盘。酒是三种,法国白兰地、哈尔滨啤酒、山西杏花村白酒。张作霖看了看,说,整得是挺热闹,就是有些东西眼巴前没有,像那啥白兰地、冬笋、杏花村,奉天城从来就没见过。王氏说,这些东西倒是没啥稀罕的,只要你舍得钱,不想留它下崽儿,去北京一趟,全划拉来了。张作霖不敢再多话,马上让彭贤派人去北京,照单购买。

年夜饭共开了十二桌,除了张家人以外,张作霖身边的秘书、贴身侍卫,还有帅府的下人,都请到了席上。张作霖带着张学良挨桌敬酒,每到一个人面前,不论是卫兵还是下人,张作霖都亲自斟满一杯酒,让张学良代他深鞠一躬,再说几句祝福的话。十二桌转下来,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把张学良累得腰腿发软、眼冒金星,心里一个劲儿嘀咕,看来当长子也不是他娘的什么好事!

吃完年夜饭,张作霖抽空洗了个热水澡,还用薄荷牙粉刷了一遍牙。自寿夫人进府后,张作霖就开始刷牙。菊池武夫听说后,专门给张作霖拿来几箱日本牙膏。张作霖高兴万分地接受了,回头却全部给了秘书们,仍然用中国产的牙粉。

接神的时辰到了,张作霖领着彭贤、袁金铠、张学良来到伙房,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把新买的灶王爷和灶王奶奶像贴到墙上。这一年的灶神像是个新版本,两个老仙人,都笑得心花怒放。袁金铠说,大帅治理下的奉天,风调雨顺,士民安详,灶王爷上天汇报,得了玉帝的嘉奖,自是乐在心里,喜上眉梢啊。张作霖听了,眉眼笑得像灶王爷一样,你这话听着像是拍马屁,不过呢,大过年的,听着倒也舒服。

张作霖换了一身新做的长袍马褂,端坐在议事厅中。拜年的人早已候在门外,一班一伙的,秩序井然。袁金铠率秘书处的工作人员,祁老号率卫队营的代表,彭贤率家里的下人,张学良带着家里的老小,依次给张作霖拜年。张作霖对袁金铠和彭贤说,你们都是我身边的人,跟我的亲人一样,就不要叫啥督军大帅的啦,愿意叫哥叫哥,愿意叫叔叫叔,实在不好意思叫,喊一声老张也行。

虽然张作霖有话在先,但谁心里都知道轻重,除了祁老号大咧咧地喊了声“大哥过年好”,其他的人还都是大帅督军地叫着,头也磕得实实在在。张作霖笑呵呵地应着,每个人发了一个红包。从袁金铠、祁老号到彭贤、张学良,再到最小的张学思、张闾媖,不偏不向,每人十块大洋。最后,张作霖笑骂道,妈拉巴子的,你们轻飘飘地磕个头,我可是几千块大洋出去了。好啦,都回家吧,给你们爹妈带个好,说我张作霖祝他们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人们散去之后,张作霖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吩咐下人把卢寿萱找来。卢寿萱还没到,却见吴俊升像只老熊似的从外边笑眯眯地颠进来,见着张作霖就跪倒在地,当当当,实得惠地磕了三个头。张作霖忙起身离座,扶起吴俊升,说,二哥,这可使不得,使不得,你是二哥,你为长,且受我一拜。吴俊升说,我吴俊升是个粗人,可规矩还是懂一些,我是下属,理应给大帅拜年。不管张作霖怎么说,吴俊升死活不受。张作霖只好作罢,对下人说,去把夫人和孩子们都喊来,给吴大爷拜年。

张作霖把吴俊升按坐在椅子上,卢寿萱、许澍旸、王雅君、张学良、于凤至以及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依次给吴俊升磕头拜年。吴俊升嘿嘿地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说,弟妹们我就不管了,你们哪个都比我有钱。来,孩子们,每人一张,收好了,这是吴大爷给你们的压岁钱。

张学良第一个接过银票,溜了一眼,大吃一惊,不由得看了看张作霖。张作霖心中诧异,拿过张学良手中的银票,也是一愣,又把另几个孩子手中的银票都要过来看了,发现每张都是五千大洋,包括最小的张学思。张作霖勃然大怒,把银票团成一团,往吴俊升脸上狠狠地一扔,骂道,你他妈拉巴子想干啥?这么点的小孩崽子,你给五千大洋?你钱多是不是?没地方花了是不是?

按当时的工薪水平,大劳金,也就是三畬堂、三畬当的掌柜级人物,每月挣十五块大洋,一年不到二百块大洋。而一般的店员,一年才能拿到二三十块大洋。可想而知,这五千大洋是何等惊人的数目。

吴俊升见张作霖真生气了,吓得赶忙离座,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又狠狠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张作霖仍不依不饶地骂着,别人拿这手段对我,你吴兴权也学会了,大过年的,你存心给我添堵是不是?

吴俊升泪流满面,大帅息怒,我吴俊升靠着大帅的恩典,才有了今天,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回报大帅一二。

张作霖说,你把你的军队给我管好,把你的地方管好就足够了,用不着跟我扯这王八犊子。你妈拉巴子的,好好的心情都让你给整灰暗了。

寿夫人把一地的银票捡起来,扶起吴俊升,把银票塞进他的口袋里,既对吴俊升也对张作霖说,二哥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其实,他也不是为钱生气,只是觉得咱们自家人,生生死死的弟兄,这么做,显得太生分了不是?你也是,有话好好说嘛,看把二哥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大过年的,回头二嫂找上门来,我看你咋好意思跟二嫂解释。好啦,二哥,你先回去,明个早上,我陪着他去给二哥二嫂拜年。

寿夫人连哄带劝,送走了吴俊升。家人也都散了,只有卢寿萱还站在房里。

张作霖看了卢寿萱一眼,你还杵在这儿干啥?有事啊?

卢寿萱说,不是你让人找我来的吗?

张作霖一拍脑门,臭,让吴大舌头给气糊涂了,是,我找你是有件事。张作霖走过去把房门关上,放低了声音,你让伙房下一斤饺子,素馅的,完后你给那边送去。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65/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