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国近代史>民国新闻>开国总统孙中山抵京 临时大总统袁项城重礼恭迎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开国总统孙中山抵京 临时大总统袁项城重礼恭迎

小说:民国新闻 作者:闻立欣 更新时间:2013/4/24 22:14:04

应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袁世凯之邀,开国大总统孙中山于一九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抵达北京,南北两大政治领袖实现首次会晤。孙中山、黄兴、袁世凯、黎元洪,并称缔造共和“四巨头”,但自唐绍仪内阁垮台后,袁世凯与同盟会的矛盾基本公开,就差没翻脸了,因此欲寻找机在北京召开一次“四巨头峰会”,以取得政治主动权,于是电邀其他三位北上“共商国是”。孙黄认为,北京之旅可以起到“赞助袁世凯谋国利民福之政策,并疏通南北感情,融合党见”之作用,遂复电同意;黎正被“张振武案”搞得焦头烂额,婉拒邀请。为“恭迎”孙中山,袁世凯也是筹备已久,颇具匠心,指示一切礼仪供奉均照“国家元首”待遇安排,还事先将自己的官邸外交部迎宾馆腾出,修缮一新供贵客下榻,并特意下令打开正阳门。孙中山一行抵京时,前门火车站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仪仗列队,军乐高奏,随后孙中山乘袁世凯的“总统御驾”金漆朱轮马车,从正阳门踏入北京城,游走于彩旗招展的街道内、锣鼓喧天的人群之中。

孙中山谓“无论如何不失信”只身北上“单刀赴会”

孙中山和黄兴准备启程北上前夕,恰逢“张振武案”事发,许多革命党人力劝勿冒险进京,“无以身试祸之必要”。此时,袁世凯的特使已经专程前往上海欢迎孙、黄,京津两地也开始筹备隆重的欢迎仪式,受命担任护卫的海军舰只亦在待命之中。面对袁世凯的一片盛情,孙中山还是决定行程不变,然而同盟会的激烈派从未信任过袁世凯,他们坚决反对:“袁氏之在民国,盖病者血中之毒菌,留之病者之身,则虽有良医,终不能愈病者之痼疾也。”京津同盟会员也纷纷致电沪上,劝阻孙、黄北上。《民权报》更有漫画并配文曰:“行不得也,哥哥!”十八日上午,孙中山召集上海同盟会员讨论形势,蔡元培、吴稚晖等反对北上,认为“观北方此等现象,一若并非真心共和,殊形危险”。孙中山经过反复权衡,依然决定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如约北上,但为预防起见,决定黄兴暂缓启程,待孙氏入京观察后再定是否成行。当日午后,孙中山坦然登上招商局的“安平”号轮船,准备启程,送行者内心无不有忐忑不安之感。此时忽有一女同盟会员冲出人群登上甲板,在孙中山面前拔出手枪,说如果孙北上她就即刻自杀。孙中山急忙开导劝慰,总算阻止过激行为,遂踏上北上旅途,由水路先至天津再经陆路前往北京。十九日出版的《民权报》上刊登了孙中山离港之前对送行者所说之话:“我孙文无论如何不能失信于袁总统,且他人皆谓袁不可靠,我则以为可靠,必欲一试吾目光!”旅途数日,插曲不断,路过天津时,又获一名相识的总统府秘书透露,说“袁准备陷害黄克强”,孙中山当即通报黄兴,黄兴则直接向袁世凯追究,所得答复是“绝无其事”,总统府也称那位秘书“查无此人”。

孙中山

月 刊

孙中山、黄兴联名通电同盟会总部,征询改组为国民党的意见

《民国新闻》在上海创刊,总编吕志伊、主笔邵元冲世凯于八月二十五日在总统府举行盛大宴会,热烈欢迎孙中山到访北京,他在致辞中说:“今次前大总统孙中山君来京,予之寸衷,不胜欢喜。借此好机,听孙君伟大经纶,以补予施政之不足。孙君创立民国,功绩赫赫,垂名后世。予不肖乏其后,窃虑难堪其任。今夕相会,益当为民国努力,勿背孙君之初志。”其言辞充满为民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豪情。孙中山在致答辞时也说了许多赞誉袁氏的溢美颂扬之词。初到北京,孙感觉颇佳,来之前的某些疑虑,基本烟消云散,在一次谈话中,他表示“袁总统可与为善,绝无不忠民国之意”,并呼吁“国民对袁总统万不可存疑心,妄肆攻讦……”在京期间,孙中山对于“张振武案”也有明确表态,谓“张振武有罪,袁世凯和黎元洪不依法律审判,是法律手续履行不当……”等等,未再作深究。南北两位政治巨头的“蜜月期”就此揭幕。

“五党合一”国民党在京成立 宋教仁代为操盘成政坛新星

国民党于八月二十五日在北京湖广会馆举行成立大会,孙中山出席并主持。国民党是个“五合一”产物,其之所以能够诞生,宋教仁功不可没。一段时间以来,宋氏持“毁党造党”主张,不仅与统一共和党保持良好私人关系,而且与国民公党、国民共进会、共和实进会也建立了经常性联络。这三个小政团,均系由同盟会“边缘化群体”与君主立宪派“分化者”组成的“杂交政党”,所以存在统一的基础。五团体遂达成共识,签订了合并为国民党的协议。在国民党成立大会上,通过了《国民党政见宣言》及政纲,推举孙中山为理事长,黄兴、宋教仁、王宠惠、吴景濂等为理事,各省都督为参议。鉴于国民党之成立,实际为宋氏一手而促成,孙中山便请他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从此成为国民党核心和民国政坛新星。

【唐群英“耳光争女权”】 在北京召开的国民党成立大会上,党纲草案讨论稿并没有将“男女平等”条文列入,由此引起女界代表的大为不满。女子参政同盟会会长唐群英等找到宋教仁、林森,据理力争,但随后提交大会表决的正式党纲中,依然未有涉及女权问题的条款,导致女子参政同盟会诸多会员爆发集体抗议。她们找到宋、林二人质询,为何不将“男女平等”、“女子参政”议题列入党纲。其实,宋教仁、林森从来就认为“政治不关女人之事”,但又不好明言,所以就来个沉默以对,一言不发。结果惹得唐群英心中怒火难以克制,脾气大发,竟然冲到宋教仁、林森面前,当众送给二人各一记耳光。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40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