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那时英雄>辽东围城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辽东围城

小说:那时英雄 作者:宋毅 更新时间:2013/4/5 16:07:23

辽东围城

击败驻河敌军,并且围住了高丽重镇辽东城的确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可是炀帝自恃太高却让本该顺利解决的围城战形成了一场持久战。杨广怎么个自恃很高法呢?他曾经跟侍臣们说,“人家说我继承先帝遗业,其实我和士大夫比才学,我也该做皇帝。”又因为他曾经当过南下攻陈的名义总指挥,于是就觉得自己很能打,所以很喜欢教自己手下的将领如何打仗,他自己亲自制定了很多行军打仗的法则要自己手下的将军遵守,比如说进军的时候一定要三军同时前进不得轻兵掩袭,并且有军事行动之前一定要先奏闻待报,将领没有自由决定的权利。古代行军打仗不比现在,什么事情一个电话,一封电报就能很快让人知晓千里之外的事情,隋军即使有了战机,等传令兵一来一回的奏报下来,战机也早就消失无踪了,而且凡事必要三军同进,这样兵法中的兵贵神速也就不可能实现,征辽也就变成了一场纯粹的消耗战。

在另一方面守辽东城的高丽敌将也是个知兵之人,所谓守城也需以攻代守,这样才是积极的防守策略。所以辽东城的守军并不是死守城池,而是依靠城池间或派出部队出城与隋军进行野战。这样的防守策略应该是正确的,不过隋军的野战能力实在比高丽军队强太多了,在正面决战的情况下,高丽军讨不到任何的便宜,数度出战均告失败,只能闭城死守。隋军终于将高丽军队困死在这辽东城内。

辽东城在汉朝叫襄平城,可是此时的高丽军据守的辽东城与汉朝的襄平城却大大的不一样,这辽东城在经过高丽数百年的苦心经营之下,与其说是城池,不如说是一座大型的要塞更为恰当。

为何高丽人将好好的一座城池修成一座堡垒式的要塞呢?这个就要从高丽对中原帝国的防守策略上来看了。众所周知我国东北气候和中原地区相差很大,辽宁地区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年平均温度为5到10摄氏度,秋季(九至十月)降温迅速,省内各地从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由北向南先后见初霜,冬季则气候干冷,为期漫长,一月份平均气温除辽南沿海在-4到-9摄氏度之外,其他各地均在-10到-17摄氏度。极端最低气温辽东山区一般为-35到-41摄氏度,大连地区最高,在-25摄氏度左右;其他地区在-25到-35摄氏度之间。而内地呢?以长安所在陕西关中为例,年平均温度11到13摄氏度;最冷一月平均温度为-3到1摄氏度,与辽宁比较起来明显温暖。当然现在的状况和当时有所不同,六世纪末到十世纪初中国气候正处在一个比较温暖的时期,关于这个问题,竺可桢《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根据传世文献所载物候学特征作了论述。那时虽然辽东地区气温可能比今天为高,但是气温高低起伏全国应该大致同步,也就是说内地与辽东的温差也应该和今天一样大。这样的温差就给了高丽守军一个巨大的武器,只要拖过了那仅有的温暖的几个月,那么无需高丽人动手,寒冷自然会击败中原的军队。另外当时的军队要比宋朝以后的军队的耐寒性差,因为棉布并没有被普遍使用,人们的主要御寒织物依然是麻布。御寒性自然不能跟棉大衣相比。当然高级军官可以穿兽皮御寒,但是普通士兵显然不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这样气温的因素对于隋唐军队来说相对于后世更为严峻。

有了天气这样的法宝,高丽国自然会善加应用,在数百年来对中原军队的战争中,虽然几度王都被占,国王仓皇逃命,但是也还是总结出了一系列利用天气对抗的经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坚壁清野,大修堡垒。因此借着中原大乱的数百年黄金时期,高丽国不但侵吞了辽东,而且在辽东修建了大量的堡垒式的城池。这些高丽式的山城今天经过考古发现,它们基本都很少有规范的街肆、里坊布局或者官署建筑,绝大多数都是军队屯戍一类的半地穴式建筑或石砌的带火坑的简易住宅,并且大多有储粮的窖址和人工筑就的,多与自然水源相连的蓄水池,大城周围多拱卫以众多小城。而大城的位置往往就在交通线附近的山地上。这样大量的军事要塞数量众多又都分布在交通线上,这就意味着进攻方必须一个一个地拔除这些钉子。可是这样的军事要塞由于地理优势和对外敌的针对性,以古代的攻城水平想要轻易地攻打下来难度非常高,即便打下来一个,后面还有一堆等着,只要将中原军队拖入了秋冬季,那么这场仗就算是赢了。

当然这样的要塞中平时的居民并不多,一般的平民都是在城外起居生活,一旦有外敌立刻入城拒守,并且这样的要塞中为了长期防守也囤积了巨量的粮草,供全城人撑几个月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面对这这样的一座辽东要塞,隋军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攻城战。隋朝的军队毕竟人多,又因为天气的因素必须速战速决,于是采取早晚分班轮流不停地攻打这样的战术是可想而知的。辽东城即便再怎么要塞化,毕竟也架不住人多,辽东城数次差点被攻陷。可是炀帝又搞了这么一个规章,那就是高丽人要是想要投降,隋军就要停止攻城,以显示仁君风范。于是高丽人恰恰把杨广这样的心理摸得透熟,屡屡在辽东城要被攻陷的时候就假装要投降,隋军此时就不敢擅作主张,立刻停止攻城然后通知皇帝,等皇帝的命令下来了,高丽人已经修补好了城墙,又调配好了兵力,于是立刻反悔。就这样来来去去同样的戏演了三四趟,炀帝依旧对自己的错误没有感觉,依然不放弃自己原有的部署,当然辽东城自然还是攻不下来。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2263/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