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谍战上海滩>第五节
请选择颜色:
绿
选择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节

小说:谍战上海滩 作者:张勇 更新时间:2012/8/27 14:54:33

明镜手一抬,嗖的一声收回马鞭,客气地说了一句:“明大公子,清醒了吗?”

“大姐,有话好说。”明楼真的清醒了。

“好,你清醒了就好,千万别在我这里背台词,做演讲,我不吃那一套。你在外面,嚣张跋扈也就罢了,你到了家里,就给我规规矩矩地说人话!”明镜啪的一声把马鞭扔上祭台,“你说,你这次回上海做什么来了?”

“做中国人该做的事。”明楼真心真意地答。

“拿什么来证明?”

“时间。”

“多久?”

“可能会很久。”

“很久是多久?”

“也许三五年,也许七八年。”

“这么长的时间,给足了你改弦更张的机会。”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可以随时随地弃暗投明,以期来日。

“依姐姐之意呢?”明楼问。

“我倒有一个法子,可以立辨忠奸。”话终于引入正题了。

“姐姐请讲。”

“我呢,打算后天飞香港。”

明楼一愣。

“一来呢,我有两笔款子要到香港的银行去转账。二来,明台一个小孩子在那里读书,又辛苦又没人照顾,我想去看看他。这三来……”

明楼锐思锐觉,他知道,所有的铺垫都为这第三桩事而来。

“我要带两箱货出去。”

“姐姐订的是法航的飞机吧。法航的飞机场在租界,您要带货很方便啊。”

“问题是,我的货都被押在吴淞口呢!”

明楼心中霍然明亮,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冤。

“我需要两张从吴淞口出关的免检货物特别通行证。”

“大姐,您早说啊,您求人办事……”明楼的话被明镜狠狠的一眼给瞪回去了,“您什么时候要?”

“我后天的飞机,你说,我什么时候要?”

原来这才是明镜千方百计叫自己回家的真实目的,明楼想。

她需要他的权力去替她执行她的工作,明楼哑然失笑。

明镜的心火被明楼那会意的一笑无形中扑灭了大半,她依旧绷着脸,说:“你签还是不签?”

自己还有得选吗?明楼想。

“那我回去替您拿通行证的文件。”

“不用了。”明镜从桌子上拿了两张已经填好的海关免检货物特别通行证给明楼看。她说:“其实呢,我陆路、水路原是铺好的直路,可惜啊,我昨儿去取货的时候才知道,这堂堂海关总署签发的通行证作废了,理由是必须要有新任明楼长官的签名。你说说看,我们生意人,抢时间就是抢商机,商机要没了,我到哪儿哭去啊,明长官?”

明楼真是被明镜“逼迫”得无话可说,她八方鸣镝、四海摇旗的折腾,就为了这一纸批文。当然,明楼也知道明镜另一层含意,所谓忠奸立辨。

“姐,您看,我还跪着呢,我站起来给您签。”明楼确是累了一天,借机伸展单膝,就此借力站起来。

明镜偏不买他的账,撂下脸来说:“谁叫你站起来的?跪下。你做了这种汉奸‘狗官’只配跪着签。”她顺手将两张通行文书扔到明楼面前。

面对明镜的强势,明楼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跪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派克金笔,迅速签好两张特别通行证。他把通行证递给明镜,明镜伸手去接的瞬间,明楼问:“您能告诉我,这批货的去向吗?您是运往重庆呢,还是运往延安呢?”

明镜淡淡一笑,说:“运往抗日前线。”她啪的一声将两张通行证顺到手边。确认无误,明镜这才淡淡地说一句,“起来吧。”

第二天早晨,露珠鲜润,空气清新。明公馆的客厅里,明镜与明楼正在用早餐,明家的用人不多,只有三个老妈子,一个丫鬟,一个司机。老妈子还兼做厨子,所以,主人用餐的时候,基本不用用人伺候。

明楼陪着明镜好心气地说着话,不时替她斟杯牛奶,姐弟俩有说有笑,一派亲睦友爱的景象。

“明台上学期去巴黎索邦大学的入学考试有正式回音了吗?”明镜问。

“有了。他的成绩单我带回来了。古希腊研究、欧洲与国际关系史,他考得不错,不过,考古学和波兰语,他没有及格。”明楼说,“提起这事,我倒要多说几句了。这孩子被您给惯坏了,一点打击都受不了,心气高,听不进劝,我在巴黎多说了他几句,他抬腿就跑到图尔去了,且打电话跟我说,他不读了,他要去图尔读法律。把我给气得……”

明镜笑起来。

“咱们家的孩子是心气高啊,你从前心气不高吗?”

“我的棱角早给您磨平了。”明楼有些抱怨。

“我寻思着香港也不是保险箱,得想想法子让明台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学习环境,像这样隔三差五地换学校、换教授,甚至换专业,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那倒是。大姐,您去香港……”明楼欲言又止,只管拿眼睛看明镜。

“说话你就好好说,别带着邪气,让人不待见。”明镜说。

“我哪里有邪气了?”明楼笑。

“你讲话还不邪气呢?邪气十足。你爽爽快快地说,好得多呢。”明镜不耐烦了。

“您这次去香港,我替您订酒店吧。”

明镜眼睫一动,似懂非懂地问:“你打算花笔钱,让我住你安排的酒店?”

“怎么样?”

“还有什么花样,一块说。”

“我有一位朋友,会到您下榻的酒店,递送一封文件。您只要把那份文件原封不动带回来给我就行。”

“听起来‘惠而不费’。”

“当然,我还把您那两批货的关税给免了,怎么样,大姐?”

“等价交换?”明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明楼说:“不敢。”

明镜锐利地看他一眼,很干脆地说:“成交。”

姐弟二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手机阅读:m.junshishu.com/3G/Book20941/

全屏阅读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